第二百三十八章 灵州上任

?热门推荐:
????灵州的秋天也是极美的季节,到处是一望无际的黄澄澄的麦浪,充满了丰收的喜悦,满城瓜果飘香,巨大的甜瓜宛如一颗颗白玉,晶莹的葡萄俨如一串串多彩的玛瑙。

????这几天朔方节度使段秀实极为忙碌,自从朝廷充实了两万军队到朔方节度府后,使朔方节度府的兵力一下子到了两万六千人,增加三倍不止,段秀实就忙得脚不沾地,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。

????前段时间他又得到兵部的快报,郭宋要来朔方出任节度副使,领受降城三镇兵马使,这让段秀实惊讶万分,这才短短两年多时间,郭宋便成从一个年轻道士,一跃成为四品明威将军,还封爵灵武县公,除了皇族和外戚,谁还会有这样的境遇?

????当然,段秀实也知道,郭宋能走到今天绝不是运气,一定是他立下了不少不为外人所知的大功,才能得到天子的青睐。

????尤其郭宋率三百勇士前往安西和北庭,简直就是勇闯龙潭虎穴,那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任务,光靠勇气还不够,还要有足够的胆识和谋略,以及足够强悍的武艺,才可能完成任务。

????大唐出现这样胆识过人的年轻人也着实令段秀实深感欣慰,这几天他也在期待郭宋的到来。

????这时,录事参军梁蕴道在官房门口敲了敲门,“使君找我?”

????“梁参军来得正好,请坐下说话!”

????段秀实请梁道蕴坐下,这时长史李慧也来了,三人在小桌前坐下,段秀实笑道:“郭宋要来朔方任职的消息想必两位都知道了,尤其梁参军,你侄子要回来了,你应该很高兴才对。”

????梁道蕴故意一板脸道:“我不高兴,要好好揍他一顿,才混到一个校尉,让我很失望。”

????李慧摇摇头笑道:“梁参军知足吧!梁武从军还不到三年吧!就已经升到校尉了,和他一起的林森现在还是一个旅帅呢。”

????段秀实呵呵一笑,“李长史还真以为他不满意?梁参军的心中早就笑开花了。”

????三人一起大笑,段秀实又道:“说实话,令郎是跟对人了,郭宋前途不可限量,令郎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。”

????梁蕴道点点头,“这是他的选择!”

????这时,段秀实拍拍手笑道:“我们说正事,郭宋虽然封朔方节度使副使,但他不会过问朔方军的事情,他的职责还是坐镇三座受降城,我最近有个考虑,能不能趁这次机会把丰州也一起搞起来,让郭宋坐镇丰州九原县,这样也同时顾及到了中受降城和东受降城。”

????李慧眉头微微一皱,“但郭宋的官职是三镇兵马使,应该不包括丰州,把丰州给他,会不会违规?”

????“我当然知道!”

????段秀实微微笑道:“郭宋正好同时兼任朔方节度副使,以节度副使的名义让他兼管丰州,我觉得没有违规,两位怎么看?”

????梁蕴道沉吟一下道:“我看可以,就把节度副使的官衙设在九原县,他坐镇九原县也就名正言顺了。”

????李慧见两人都同意,便道:“梁参军的方案很好,我也同意!”

????段秀实松了一口气笑道:“那就暂时这样决定,回头我再和郭宋商议一下,尽量说服他。”

????就在这时,一名士兵跑到门口禀报道:“启禀使君,城外传来消息,节度副使郭使君到了!”

????段秀实起身对两人笑道:“我们一起去迎接这位灵州的年轻俊杰吧!”

????时隔两年,郭宋再一次来到了这座和他纠缠了无数关系的西北重镇,他的前身出生在这里,他自己的户籍落在这里,和他有一点血缘关系的郭姓家族也生活在这里,虽然他的实际坐镇之地还要在北方一千余里外,但在未来的岁月里,他和灵武县必然还会有更多的交集。

????一行人在宽阔的官道上行走,两边的麦子已经转黄,微风吹过,麦浪起伏,俨如初黄的波浪,格外壮观。

????郭宋用马鞭指着麦田对众人笑道:“最多再过半个月,麦子就该收割了,不知薛延陀人会不会来抢麦子?”

????李季笑道:“两年前的一场大火,薛延陀人损失惨重,去年和今年都没有来灵州。”

????郭宋摇摇头,“和那场大火没有关系,应该是思结部吞并了阿布思部,对薛延陀人产生了威胁,再有就是朔方军兵力扩充到两万六千人,不用再苦守城池,这两个原因使得薛延人不敢轻举妄动了。”

????梁武立刻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还是兵马使高明,看问题透彻,令卑职敬佩得五体投地!”

????郭宋瞥了他一眼道:“你就算把马屁拍穿,我也不会让你独镇一方,你的资历不够,难以服众。”

????梁武的马屁拍到马蹄子上,他小声嘟囔道:“某些人的资历还不如我,还不是一样高高在上?”

????众人无不莞尔,小鱼娘在一旁捂嘴偷笑,郭宋也懒得理睬梁武,指着前方道:“前方好像来人了!”

????只见前方黄尘滚滚,一支队伍正向这边疾速驶来。

????众人勒住战马,片刻队伍奔至郭宋面前,黄尘散去,为首之人正是段秀实,后面还有长史李慧,梁武的大伯梁蕴道,段秀实大笑道:“一别两年,郭使君令人刮目相看,恭喜高升。”

????郭宋上前拱手笑道:“能重新在大帅帐下听令,郭宋之幸也!”

????“你太谦虚了,郭使君现在可是朔方军以及灵州的英雄,大家都盼着你到来。”

????郭宋一怔,他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,梁蕴道微微笑道:“你前年为朔方军队夺得马球大赛第五名,创造了朔方马球队的历史,相信大伙儿一定会敲锣打鼓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
????郭宋汗颜,他连忙摆手,“这种事情最好免了,实在不习惯以这种方式来灵州。”

????段秀实忍不住笑道:“郭使君放心吧!现在大家都在城外看守麦田,灵武县是一座空城,如果听到敲锣打鼓声,那一定是在驱赶鸟雀,而不是夹道欢迎郭使君。”

????众人大笑,气氛顿时融洽起来,李季和梁武上前给众人见礼,连士兵们也受到了感染,众人就像回家一样,跟随着郭宋向县城内而去。

????进了城,李季带着士兵去军营休息,小鱼娘不方便去军营,梁武便带着她来梁家堡,把她交给了妹妹梁灵儿。

????梁灵儿本想带着一群灵州豪门子弟前去迎接郭宋,被她父亲梁蕴道怒斥一顿,禁足三天,正呆在家里不高兴,小鱼娘的到来,两人有了共同的话题,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,连梁武也为她们之间的神速友谊目瞪口呆。

????朔方节度府的大堂上济济一堂,所有重要官员和将领都赶来了,基本上都是认识的老朋友,郭宋和他们一一见礼。

????众人纷纷坐下,段秀实坐在上首,笑着问郭宋道:“郭使君领三镇兵马,有没有考虑过把治所放在哪里?”

????郭宋欠身道:“我想听听段使君和各位的意见。”

????段秀实微微笑道:“这个治所问题按理应该是郭使君自己决定,但因为涉及到朔方的后勤供应,如果治所放在三座受降城,距离都有点远了,而且一旦有敌军来袭,朔方军接应也不方便,我们建议郭使君把治所放在丰州。”

????“丰州?”

????这个建议有点出乎郭宋的意料,梁蕴道连忙解释道:“三座受降城加上灵州,能够各方面都顾及到的,唯有丰州,去西受降城不远,去中、东两个受降城也不远,更重要是,灵州可以通过水路运送后勤物资,如果把治所放在西受降城,确实比较耗费人力畜力。”

????郭宋摇摇头笑道:“各位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三镇兵马使,并不管辖丰州,能把治所放在丰州吗?”

????李慧微微笑道:“郭使君是作为朔方节度副使坐镇丰州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????看样子众人已经达成共识,郭宋也意识到丰州确实是最好的选择,他想了想,便欣然点头道:“既然大家都这样认为,我也能接受,就这么决定吧!治所放在九原县。”

????在众人见证下,段秀实举行一个简短的仪式,郭宋正式就任朔方节度副使一职,这时李慧对郭宋笑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在灵州酒楼摆了几桌酒宴,为郭使君接风洗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