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:棺中女尸

?热门推荐:
????升官发财镇龙镜

????女尸现世索人命

????眼见苏查尔出手,边上749局的大胡子也猛的冲了上来,他的动作朴实无华,却招招快的出奇,再简单不过的拳脚在他的手里竟然蕴藏着无穷的威力。

????苏查尔并不与他缠斗,几个闪身之后,便将黑衣人推到了战斗第一线,自己则直奔那口半透明的棺材而去。

????他来到了那口棺材跟前,从袍子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从里面倒出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,快速的涂抹在棺材表面上。

????说也奇怪,那半透明的棺材在接触那些白色液体之后,竟然开始一点点的变黑,与此同时,那棺材中的原本注满的黑色液体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慢慢变少。

????与其说是变少,倒不如说,那些黑色的液体被那口棺材一点点吸收进去。

????那些黑色液体下降的速度很快,只是眨眼的功夫,那些黑色的液体便已然消失不见,那口原本半透明的棺材这时候也变成了漆黑一片。

????紧接着,一阵阵“咔嚓、咔嚓”木头开裂的声音不断传来,一条条巨大的裂缝随即爬满了整个棺材。

????那些原本紧紧裹住棺材的藤蔓根茎这个时候也跟着不断崩裂,木屑夹杂着暗绿色的液体四处飞溅,蹦的到处都是。

????只是几个弹指的功夫,那原本悬在半空的棺材“轰”的一声摔落在地上,无数的烟尘以辐射状一下子扩散到四周。

????大胡子和黑衣人不由得停下了手,小刘也忍着剧痛依着厅柱坐起身子,三个人齐齐朝苏查尔那边望去。

????只见此时亭中的棺材已然没有了之前的风采,它歪歪斜斜的倒在一边,棺盖被摔飞到了一米外的地方,棺材里面那具尸体歪歪扭扭的倒在一边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中药味道。

????那是一具裸尸。

????死者是一个女人,一个很美的女人,一张异域的面孔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看了后,都会不由得心生嫉妒。

????只见她全身上下一丝不挂,高耸的胸部和平坦的小腹,足以在死后的千百年里仍让任何一个男人都心跳加速。

????她的额头处带了一个雕刻着龙纹的金箍,上面镶嵌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,她双手低垂,手心向外,拖着一个造型古朴怪异的泥盘子。

????或许是那些黑色液体的功效,这个女人在死后的千百年里居然保存十分完好,完全没有腐烂的情况出现,皮肤白里透红,并且充满弹性,就好像可以随时掐住水来一样。

????可让小刘感觉到诧异的是这女人的腿。

????只见这女人膝盖以下的部分几乎那口棺材完全融为了一体,无数细小发黑的根茎沿着她的膝盖向上延伸,进入到她的大腿内侧转化为血管一样的黑色细线,直至她的小腹才渐渐消失不见。

????“人活百年,树或千年,你用这种方式也不能保你长生不死。”苏查尔看着棺材里的女尸笑嘻嘻的说道:“到最后还不是落到我的手里。”

????苏查尔说着伸手就要去取那女尸手中的镇龙镜,可就在此时,那原本栽倒在一边的女尸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????一双碧绿如玉的眼睛死死盯着苏查尔的双眸,苏查尔看见这双眼睛之后整个人不由得一震,紧接着一根粗如手臂的藤蔓猛的卷向了苏查尔的小腿。

????苏查尔在迟疑一下之后,突然用如鹰一般的枯手抓向了自己的大腿,剧烈的疼痛让苏查尔不由得大叫了一声。

????就在那条藤蔓眼看要缠住他双腿的时候,苏查尔双脚用力凌空跃起,由于腿上受伤,他这一个后空翻完全没有什么美感可言,但好在在关键时刻他躲过了那条藤蔓,落在了不远的地方。

????一击未中,那条藤蔓便不在追击,而是轻轻的卷在了那女尸的腰部将她整个人给托了起来。

????随后,又有数条藤蔓缓缓抬起,极为轻柔的向那女尸卷过去,分别缠在了那女尸的胸、背、胳膊等处,将那女尸缓缓脱离地面,好似漂浮在空中一般。

????“尔等是何人?胆敢擅闯吾之禁地!”那女尸的嘴并没有动,可是,一股阴森恐怖的声音却不知不觉间飘进了每一个的耳朵里,让每一个听见她说话的人都不禁起了汗毛倒竖、脊背发凉。

????“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?诈尸的粽子?”小刘捂着胸口小声骂道。

????“她是依耐国的公主。”黑衣人一边说一边小心的拉开冲锋枪枪栓。

????“依耐国?他们不是在新疆境内吗?这里是甘肃,她怎么会跑这儿来?”小刘勉强站起身子诧异的问道。

????“这说来可就话长了。”黑衣人说道。

????“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那老家伙把她就这么放出来了,还是想着怎么能活着出去再说吧!”大胡子凑过来说道。

????看见749局的大胡子凑过来,黑衣人立刻警惕的将枪口对准他。

????大胡子皱着眉头将黑衣人手中的枪口按了下去,小声骂道:“奶奶的,小心走火。咱们现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你他妈的用枪指着我干嘛?”

????“他说的没有错!”小刘边说边拽出之前捡来的手枪:“各自的恩怨先放到一边,还是先研究研究怎么弄死这个家伙再说吧!”

????“20号,你在跟他们两个嘀咕什么?还不快把他们给我弄死!”就在这个时候苏查尔大喊道。

????他一边大喊一边从袍子里取出了一个赤红色的瓶子,苏查尔打开瓶盖,一团红雾便从里面飞了出来。

????苏查尔看见这团红雾后,打了一口响亮的口哨,那团红雾好像听懂了什么意思一般,在空中绕了一圈之后,便一朝那具女尸飞了过去。

????如果此时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,那一团红色我雾气竟然是由一种细小的红色虫子所组成。

????看到这团红雾之后,小刘不由得叹道:“他……他居然是控虫师!”

????控虫师,这是古老而又神秘的职业,在世界各地都有存在。相传这控虫师起源与中国的汉代,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媒介与虫子达成某种神秘的协议,借此来驱使虫子作为自己的武器。

????后来,这项职业渐渐的分化为不同的分支,在我国流传最广的就要数云南三千里深山中的蛊师了。

????而其余的分支则西上,漂洋过海,在亚马逊流域与帕米尔高原地域扎根,结合当地的文化成为了一种专门研究控虫的巫师。

????相传,这虫师在1世纪的宗教战争中已经全部阵亡,之后的数百年里再没有人见过他们,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居然会有他们的出现。

????可那女尸似乎并不畏惧那些红色的虫子,她看见那团红雾飞来,只是歪了歪头。

????“尔等如此卑微,敢于吾辈动手,找死!”

????过了一会儿,那诡异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,那女尸的声音就好像是一根根钢针一般,插进每一个听见她说话人的心里。

????小刘只觉得心口发闷,喉咙发紧,一个个他曾不愿意响起的画面啥时间在他脑海里闪过,那些画面就像是电影片段一样清晰无比,又挥之不去。

????他的爱人、他的儿子、黄朵朵、黄道长、探长、书生……一个个出现在他的眼前,他们在看着小刘,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,他们在质问小刘,质问他为什么不救他,质问他为什么当初要放弃他们,质问小刘为什么只有他还活着。

????他们的没有一个眼神,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一样,深深的插在小刘的心上。

????小刘的心越来越疼,胸口越来越闷,慢慢的小刘觉得喉咙一甜,噗的一声,一口黑血顿时喷在了地上。

????而这口鲜血喷出后,小刘猛然感觉到了一阵强前所未有的轻松,他深吸了口气,发现身旁的黑衣人和大胡子也都一个个紧咬牙关,好像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????“摄魂术!这是摄魂术!”大胡子咬着牙从牙缝里勉强了挤出了这么一句,而这一句出口之后,他也再也忍不住一口黑血吐在了地上。

????而此时另一边的苏查尔依然和女尸缠斗在了一起,苏查尔一连放出了四五种不同颜色的雾团,可它们只是远远的在女尸周围打转,就算苏查尔的口哨一声急过一声,它们还是不敢靠近它半分。

????反观苏查尔,在女尸藤蔓的紧逼之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,有几次还险些让那手臂粗细的藤蔓缠住脖子,最后要不是凭借自己手里一些不知名的白色粉末驱散了藤蔓,这时候估计已经和阎王爷来了一次亲密的会面。

????“20号,还等什么?还不快开枪?”苏查尔在几次险些丧命之后,大声的喊道。

????苏查尔的声音刚落,黑衣人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扣动扳机,一条火蛇啥时间从枪口喷涌而出,无数的762毫米的冲锋枪子弹无情的打在了那具女尸洁白如玉的皮肤上。

????随着子弹穿过女尸的身体,一阵阵黑色的液体飞溅而出,溅到地上顿时冒起了一阵白烟。

????黑衣人毫不留情,几乎是在一瞬间将弹夹里五六十发子弹全部招呼在了女尸的身上。

????而那女尸也几乎被那条无情的火蛇打成了筛子。

????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那些子弹竟然对那女尸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,子弹透体而过的弹孔,在呼吸之间竟又完全愈合,好似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。